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 一座小城的“追光”之旅

来源:铜川日报

一座小城的“追光”之旅

陕西日报记者 陈艳 仵永杰 赵杨博

你知道吗?我们的手机、无人机中的金属遮光片,可能来自铜川新材料产业园区。

金属遮光片看似平平无奇,却“含新量”十足,是各种镜头必不可少的光学元器件,广泛应用于人工智能、航空航天等领域。陕西誉品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誉品实业”)负责人王芬说:“毫不夸张地讲,我们若停产一段时间,部分消费者将不能及时买到新款手机。”

放眼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刻演进,光电子新技术层出不穷。光电子产业已成为全国重点关注的快速成长赛道。

2021年,陕西依托光学科研基础以及在技术应用领域的深厚积累,在国内率先实施“追光计划”。彼时已站上“追光”新赛道的铜川把握机遇,乘势而上,推动产业快速壮大。

眼下,铜川聚集了30多家光电子企业,初步形成从设计研发、原料制备到生产应用、检测封装的完整光电子产业链。2023年,铜川光电子产业链增加值增长17%,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今年一季度,铜川新材料产业园区光电子产业(含电线电缆)产值较去年一季度增长21%,势猛劲足。

从“一束光”开始,这个全国第二批资源枯竭城市名单里的小城,不断点亮陕西“追光”版图。

觅光 划破长夜

陕西澳威激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澳威激光”)坐落在铜川新材料产业园区。公司的实验室里,每周都有在校大学生做实验。

采访期间,澳威激光总经理助理张彬电话不断。逮到间隙,他介绍:“我们正与西安理工大学、西北工业大学等高校合作研发项目。公司创始人石元也在高校担任特聘教授,定期为学生讲授前沿理论和应用知识。”

今时今日,人们很难想象,过去,煤炭、水泥等产业是铜川经济的“台柱子”。被确定为资源枯竭城市后,铜川开启了转型之路。升级产业链,打造循环经济,瞄准建成西部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城市目标,这个曾经的“煤城”在发展新坐标中寻找位置,与“光”结缘。

小城的“追光”故事始于2018年。那时,光电子企业澳威激光落户铜川新材料产业园区。

从“0”到“1”的一小步,是小城未来的一大步。

铜川顺势谋划光电子产业发展蓝图。铜川新材料产业园区陆续建成11万平方米的标准化厂房,修建多条道路,下足绣花功夫,基础设施日益完善,发展框架持续拉大。

完善“硬件”,也注重“软件”。

园区运用投行思维,精准化招商,先后吸引陕西日月芯半导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月芯公司”)等30多家光电子企业落地。

“我们实行‘一企一策一专班’模式。企业入驻后,小到收件,大到专利导航、税务、法律等服务都能享受到。此外,园区从教育、医疗、落户等方面予以倾斜,积极培育引进高精尖人才,让企业在这里茁壮成长。”铜川新材料产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郭水文介绍。

澳威激光将根系深深扎进铜川沃土,团队从30人壮大到200人,研发投入逐年攀升。企业自身形成了集研发、生产、销售、工程服务于一体的全产业链,并与上下游企业抱团发展。

“我们的产品广泛应用于激光雷达等领域,已进入华为、中兴、英特尔等知名企业的供应链。主打产品窄线宽波长可调激光器和窄线宽波长扫描激光器填补了国内空白,打破了对进口的依赖。”张彬自豪地说。

眼下,铜川抢抓秦创原创新驱动平台建设机遇,建立了从研发到孵化,再到产业化的立体联动孵化网络。随着“产学研用”链条逐步打通,铜川光电子产业科技成果转化按下“加速键”。西安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高密度大规模面阵柔性触觉传感器”等多个优质的高校科技成果转化项目相继在秦创原铜川飞地孵化器落地。

铜川市发展改革委党组书记、主任田卫东说:“铜川将切实抓好招大引强和重点项目建设,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谋划布局未来产业,积极培育发展新质生产力,力促包括光电子产业在内的特色新兴产业集群整体跃升、提质增效,加快建设西部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城市。”

追光 各领风骚

不久前,省发展改革委传来消息,今年,陕西开启新一轮“追光”行动,构建“一核两翼”产业创新集群空间布局。铜川作为“两翼”之一,着力打造产业创新集群发展高地。

如何在全省光电子产业整体布局中占据一席之地?

铜川的答案是:不走大道走小路。

5月27日,郭水文这样阐释铜川光电子产业发展定位:走分众特色化路线,在细分领域强链延链,不贪多求全。

在铜川新材料产业园区,藏着一家以专业生产“电子神经”为特色的企业——陕西铟杰半导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铟杰”)。该公司是国内唯一一家可以批量生产高纯磷化铟多晶的企业。磷化铟材料芯片像人类大脑中的神经,利用光电效应处理各类信息后再“发号施令”。

磷化铟在5G通信、高频率射频器件、自动驾驶激光雷达、可穿戴设备传感器等领域应用广泛,合成技术壁垒极高,一度被少数发达国家垄断。

2021年1月,陕西铟杰生产出第一根具有商业价值、带有铜川原产地标志的磷化铟多晶棒。“这不仅是陕西第一根,也是全国第一根。现在,我国许多知名企业的芯片都用上了陕西铟杰的产品。”陕西铟杰董事长黄小华说。

经检测,陕西铟杰磷化铟多晶材料的电子迁移率、载流子密度等关键技术指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实现核心材料国产替代。陕西铟杰不断“开疆拓土”,到2025年底年产200吨磷化铟材料生产线项目建成投产后,预计年产值将达20亿元。

井向深处挖,才能出甜水。郭水文算了一笔账:每年200吨磷化铟多晶材料的产值为20亿元。将其加工成单晶材料后,价值为多晶材料的5倍。加工成器件后,价值约为500亿元。

从原材料到器件,价值成倍增长,为“不走大道走小路”的发展路径写下生动的注脚。

2020年,誉品实业入驻铜川新材料产业园区,以手机镜头金属遮光片迅速打开市场。2023年,誉品实业手机镜头金属遮光片产值高达6400万元。今年,该公司产值将突破1亿元。

“近期,公司和同行企业共同参与竞标,在7个供应商中顺利中标。”谈到企业发展,王芬信心满满。

王芬的底气,来自深耕特色细分领域的智慧抉择。这也是铜川光电子产业迅速发展的“秘诀”。

“对铜川来说,必须在陕西发展光电子产业的大格局中找准定位,绝不能盲目跟风。要聚焦产业转型升级,在各个细分领域做到顶尖。”郭水文说。

聚光 星火燎原

从“一束光”开始,铜川逐渐“链”出“璀璨群星”。

5月6日,在铜川新材料产业园区,一名快递员来到日月芯公司取货。大概每2天,日月芯公司就要将100万颗已完成封装测试的芯片发往华东、华南。

2020年,日月芯公司落户铜川,在1年内签约、建成并投产。公司配置先进的封测设备并打造高等级净化测试环境,主要从事民用电器芯片的设计、封装及测试。

高精尖企业的背后,是强大的科研力量。近年来,铜川加强与西安光机所、西北大学等科研院所、高等院校的合作,聚合一批科研资源,形成高质量发展的强劲引擎。

前不久,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梳理出一批光电子科研成果。日月芯公司从中“淘”到“宝贝”,积极谋求校企合作,以降低生产成本。

日月芯公司服务的客户主要集中在华东、华南,为何选择在铜川落脚?

在创新赛道上行进的陕西,科研院所和高校林立,科技力量厚积薄发。铜川新区距离西安约70公里,区位优势明显。“西安研发,铜川转化”吸引包括日月芯公司在内的光电子企业落户铜川。

“对企业而言,园区越热闹越好。”如今,日月芯公司总经理廖慧霞成了铜川的招商“红娘”。2023年4月,她邀请香港葵青工商业联合会代表团来铜川考察交流。“希望更多企业家在铜川投资兴业,希望铜川光电子产业更加壮大。”廖慧霞说。

“园区像‘超级菜市场’,内容丰富,顾客才会过来采购。同时,各家商户必须有特色产品,避免同质化。”铜川新材料产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副局长张梦帆说。

如今,落户铜川的企业纷纷走出独具特色的发展道路,铜川新材料产业园区亦初步形成从设计研发、原料制备到生产应用、检测封装的完整光电子集成产业链。

建立光电子产业“链长制”,引进高层次专家组成光电子产业链专家组,加快建设陕西省激光智能装备制造业创新中心……从点点星光到团团火焰,铜川循着“光”的方向,步履坚定有力,在新一轮“追光”行动中释放光与热。

(原载《陕西日报》2024年6月2日0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