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谣言曝光台 电话:0919-3151312
  • 微报纸
  • 移动端
  • 微信
  • 视频号
  • 微博
  • 小程序
  • 人民号
  • 新华号
  • 头条
  • APP

悦读铜川 | 古人咏雪诗趣话

来源:铜川日报

古人咏雪诗趣话

田家声

历代文人墨客对雪一直倾注着一番情愫,触景生情地创作出一篇篇脍炙人口的咏雪诗章。唐代诗人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中之“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堪称咏雪佳句,为世人传诵不衰。

唐代张打油的《咏雪》诗“江山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被世人戏称为“打油诗”,张打油可以说是“打油诗”的祖师爷了。诗名为咏雪,但全诗20个字却始终不见“雪”的踪影,可谓构思独特,特别是“白狗身上肿”之句更是妙不可言,被诗评家认为是传神之笔。

宋代,苏州有位喜作“打油诗”的秀才,名叫陆诗伯。某年隆冬,大雪封门,物价飞涨,穷苦百姓个个为缺米缺柴而倍加熬煎。陆诗伯的邻居因无钱买柴煮饭,竟然将家中的一条旧板凳劈了当柴烧。陆诗伯见状,触景生情,口占一首五言《咏雪诗》:“大雪纷纷下,柴米都涨价;板凳当柴烧,吓得床儿怕。”诗人运用拟人手法和通俗字眼,给木床以生命,寥寥数句,道出了当时穷苦百姓饥寒交迫的真实情境,令人称妙。

明代,一客栈里住着几位避雪的客家,大雪不停地飘了数天数夜,天气总不见放晴。一日,店客们闲居聊天,其中有位秀才见雪花狂舞,随口吟诗一句:“大雪纷纷落地”,在场的一位小官吏听了摇着帽翅接口凑趣:“都是皇家瑞气”;一位乡绅补充一句:“下它三年何妨?这时,一个过路的叫花子听到后,十分恼火,也随口说了句打油诗,这四句打油诗显然是则讽刺笑话,但它从不同角度,反映了不同阶级不同地位的人的心声,可谓精辟独到,一针见血。

传说有年寒冬大雪天,明末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和张献忠在商洛山对酒赏雪景。李自成看到屋外漫天飞舞的鹅毛大雪,随口吟道:“大雪往上涌,瓦沟儿渐渐拢;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张献忠听后,手捋长髯思虑片刻,接口吟道:“大雪漫天飞,好像十万八千魔鬼撒石灰;咱老子身穿狐皮还嫌冷,世上的穷哥咋过的?”这两首诗也许是后人杜撰的,但却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和情趣。前一首诗虽纯属趣咏,但观察细致,随口吟来,自然而成。末尾两句显然借取了唐代张打油咏雪诗句,但读者不觉得它是抄袭之作。后一首诗带有一定的政治色彩,除过比喻十分新颖、形象之外,更为突出的是诗中道出了作者同情劳动人民的心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16 铜川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铜川新闻网:www.tcrbs.com 地址: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0919-3151312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80007 陕ICP备11002265号-1 陕公网安备 61020102000086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本站支持IPV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