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铜川】我从六月跑过 | 李小泉

来源:铜川日报

我从六月跑过

李小泉

清晨五点准时起床,张先生还在沉睡,轻手轻脚走到客厅,打开一点窗户,凉爽的空气一下子窜进鼻腔,五脏六腑清透舒坦,血氧量瞬间蹿升。天已亮,将军山顶被一片橘色笼罩,太阳将从那里升起。城市的神经末梢还未苏醒,迷离中带着一丝慵懒。

活动一下僵直的腿脚,做一下简单的拉伸,戴上耳机、发带,穿好跑鞋,瞅一眼镜子中的自己,嗯,头发花白,但模样还不算油腻。轻轻推开门出去。锁芯与锁孔碰撞发出的声音不啻响雷炸心上,很怀念小时候那种简单门锁的“嘎达”声,如今人们活着需要更多重的防护来抵御那些未知的风险与不安了。

如果将人生比作一条抛物线,那么最开始心智与身体伴随着年龄一路扶摇直上,鲜衣怒马,两两欢喜。到了某一节点,比如知天命年纪,两者步调由一致转为凌乱,继而哗变,年龄和衰老大步向前,心智和身体则踉踉跄跄,走一步退两步,甚至掉头直下,曲线至此全然乱了阵脚,走了形,与Y轴那边的点不再遵循对称规则,一路下滑,溃不成军,身体和年龄两相生厌。

年龄虽说是一个数字符号,但心境、思想、身体指标以及对世界感知会因为阅历的增长有不同的解读。特别是人到中年后,常感时光匆忙短暂,每逢节点都想做一个总结,如同将日子绾一个结,好与不好都成为往事,不纠结,不回望,轻装前行。这个结十年为一个周期。三十、四十岁结绳记事时的记忆还鲜活如初,一个低头,五十岁倏而眼前。

都说女人过了五十岁,身体呈断崖式下跌,这话一点也不过。昨日还身轻如燕,腿脚麻利得让年轻同事惊叹,可一脚迈过门槛就发现腿脚僵硬,浑身上下没有不疼的,无缓冲,突兀得让人接受不了。皱纹漫卷,脸上一下子就失去了水色,各种斑点纷至沓来,镜子成了禁区。曾笃信自己即便是吃头猪都不会胖的身体开始啪啪打脸,衣服由S一下子膨胀为L,还有愈演愈烈之势。那些界定你身体健康与否的数值一下子就变了颜色,翻脸比翻书都快。报告单或上或下的箭头,像一根根刺,直扎神经。头发呈现各种颜色,即便是黑色也虚伪地让人无法直视,更别提那些雨后春笋般冒出的白茬,硬生生戳着眼睛,有些悲怆的疼。因了这个,任由脑袋上白发呼啦啦扯成旗,也坚决不染发。

我本性急之人,做事风风火火,像汉子。身体各部件随着性子延续了几十年奔涌的模式,退休后突然闲下来,一时竟无所适从。生性凉薄,怯于交流,闲散的日子将性格弊端数倍放大,早已远离年轻人的圈子,中年圈子里的人还正在埋头拉车,无暇顾及我这闲散之人,至于老年圈子,我缺的不是年龄,缺的是他们历经风霜后的淡定从容和积极乐观的心态。工作三十年来,习惯急匆匆赶班车,低着头走路,自己仿佛从未正视过这个斑斓喧嚣的世界,有点手足无措,像三十年前的自己。

更确切的是,发现自己真的老了,那个动如脱兔般灵动麻利的躯体变得迟钝、胆怯,一件事情本可以五分钟解决,硬生生持续一个时针轮回还在进行中,连模样都没改变。整个人疲沓、懒散,甚至颓废。许是绷紧了几十年的神经一旦松弛下来,就会出现报复性的懈怠,这难道就是自己几个月前还在呐喊“何以解忧,唯有退休”所向往的生活?

张先生说,那是退休空档期的应激反应。方向缺失,身体衰退以及心理落差还未调整好,等找准与身体匹配的生活模式和方向后,所有的困惑都会迎刃而解。

法国生物学家拉马克说过:用进废退。

是这个理。比如牙齿,比如大脑,比如身体。

心理的落差可以通过精神方面的填补来缩小,比如琴棋书画,比如读书看报,而身体的老化衰退则需通过锻炼来抵御和减缓。

若论运动,自己最多算一个菜鸟。学生时代运动会获得过几次跳远第一,仅仅是运气而已。不过对篮球还是骨子里喜欢,仗着身体灵活,神出鬼没,竟也屡屡得分,无奈个子低,防守能力太差,难堪大用,换来体育老师一声叹息。

如今,跑步成了我唯一的抵御老去的方式。

有无效果姑且不论,但从此叫醒我的不再是闹钟,是黎明时分来自内心的招呼:去跑步吧。比闹铃准时,关键还奏效,一日不跑就有罪孽感。

跟身体较劲的确很痛苦。

张先生说,所有锻炼都是逆人性的。

张先生又说,容易走的都是下坡路,要想逆光前行,就必须逆人性而为。

说的都对。

刚迈出单元门,微风拂过,摸一下胳膊,凉凉的,六月初的早晚还有些凉意。楼下的女贞树开花了,淡黄色的花瓣微如小米粒,起风的时候,犹如下雪一般。朋友说他不喜欢这味道,太浓郁,闻久了会晕,我倒很喜欢,有茶香浸在其中。

简单拉伸后开始了一天的晨跑,微凉的空气、花香、晨光,一切都欣欣然,每个细胞都鼓胀、向上,同时也是奋勇向前的。

和朋友圈里那些跑步达人相比,自己跑步距离和速度在跑界妥妥位居跑渣榜首,甚至都不配冠以跑者。每天三公里,至于六分配还是七分配,完全取决于身体感受。累了就放慢,距离够了就过,不占思维内存。重要的是跑起来就行。每次跑完后,汗流浃背却无比愉悦,汗水冲刷了所有疲惫,也战胜了内心的惰性和不安定。读书丰沛知识,跑步健全体魄。独自奔跑的过程,是不断思考,锻炼意志的过程,也是品味孤单和生命的时刻。往前跑,你可以强烈地感受到青春。不是有那样一句话吗,“不是因为变老而停止跑步,而是因为停止跑步才变老。”只要跑起来,自己就没被这个世界抛弃,还是那个如风一般的飒爽少年。

跑过那个拐角,又看到那个身影,裸着上身,速度极快,跃出将军山的太阳,迸射出万丈光芒。那个身影身披霞光始终奔跑向前。我不止一次在冬天见过这位光着上身跑步的老人,听楼下大姐说那是位七十出头的老人,跑了大半辈子,每天十公里,从未有腰疼腿疼的毛病。慨叹之余,我也清楚,任何奇迹都不可复制,因人而异,找准自己目标,适合自己的才是关键。老人感动我的是几十年如一日从未停止奔跑的毅力和勇气。终归有一天,我们都会跑不动,那又何妨,迈出双脚已经战胜了自己。

六月的清晨,长尾蓝鹊在头顶掠过,消失在女贞树茂密的枝叶中,细碎的花瓣落了一地。汗水滑过眼睛的瞬间,我看见三十年多年前那个打篮球的女孩,手中的篮球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空心落袋,甩起的马尾欢喜雀跃。

©转载请注明稿件来源及作者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21 铜川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铜川新闻网:www.tcrbs.com 地址: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0919-3151312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80007 陕ICP备11002265号-1 陕公网安备 61020102000086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本站支持IPV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