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收方式的变迁

来源:铜川日报

麦收方式的变迁

郭艳婷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我在农村的小学读书,那时候学校有个特殊的假期,叫农忙假,时间在农历五月麦收时节,假期大概5至7天。如今20多年过去了,最为深刻的感触就是小麦收割方式的转变,从镰刀到联合收割机的华丽巨变。

一弯镰刀+架子车

听祖父说,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每到麦收时节,他和伯父伯母,年长的堂哥堂嫂们天不亮就出门,带着水壶、镰刀、草帽、麻绳,揣上几个油泼辣子夹馍,奔赴那一片片金色的麦田,手持镰刀“嚓嚓嚓”地把麦子割倒、扎捆,装到架子车上,然后在车前套一头健壮的黄牛,一个人牵牛,一个人拉车,上坡的时候,还得一两个人在架子车后面撅着屁股推,汗流浃背地把一捆捆麦子拉回打麦场。

拉回来后就要摊场,就是把麦秸秆一扎扎竖起均匀地摊在场里,俗称“摊场”。摊晾好经太阳暴晒,俗称“晒场”。晒得差不多了,用铁杈把麦秆翻转,将其平摊在场里,套头毛驴或者牛拉着碌碡碾,反复碾压,每碾一次,就用杈将辗至扁平的麦秸秆挑出,使粮食与麦秸秆和粮糠分开,俗称“碾场”。碾至场里只剩下粮食与粮糠,便可以开始扬场了,一般由两个人完成,风起时,一位长者(一般是男性)用木锨站在下风头,用木锨将粮食与粮糠的混合物迎风扬起,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在风的吹拂下,便会看到金黄的麦粒非常均匀地散在空中,其形状像一道雨后彩虹,然后再散落下来。这时候另一个人拿着一把大扫帚一遍遍地扫浮在粮食上的糠皮,而粮糠这时则像漫天飞舞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随风飘落。最终粮食便与粮糠分离开来,将粮食装至蛇皮袋里储存起来,将糠皮用来烧炕,合理利用,毫不浪费,这个过程俗称“扬场”。这是家乡人最原始的脱粒方式。

一个麦收时节过后,家里的壮劳力都会瘦一圈,皮肤经过太阳的暴晒,也黑些了。父辈们的辛勤劳作,使得我们顿顿能吃上白馒头。

一把钐子+手扶拖拉机

当我有记忆的时候,已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了,那时候改革开放的春风早已吹遍大江南北,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大力实行,让乡亲们结束了食物短缺的日子,凭着勤劳的双手,家家粮食装满瓮。

那时候,钐子代替了镰刀,大大提高了收麦效率。民间传说这种钐子是诸葛亮发明的,但用钐子收麦子,除了要有一定力量外,对技术要求相当高,因为钐子抡起来有一定的危险性,如果技术掌握不好,刀刃很有可能伤到自己,所以一般都是男性使用。钐子的出现和普及,在一定意义上也解放了广大农妇,再也不用跪在金黄色的麦浪里一镰镰收割麦子。用钐子收割小麦再现了农耕文化的劳作技艺,让人们感受到传统农业生产中的经验与智慧。

除了一些坮塬坡地需要牲畜,手扶拖拉机和三轮车基本上代替了架子车,钐子代替了镰刀,可摊场、晒场、碾场、扬场的过程依旧不变,麦收时节依然需要全家老少齐上阵。

联合收割机+一卷袋子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到了21世纪,农业机械越来越先进。联合收割机不知什么时候就开进了田间地头,大大解放了农村劳动力,青壮年劳力纷纷进城务工,收麦子从以前十天半个月的拉锯战到现在几个小时就能轻松搞定。

21世纪初,我在城里读中学。每到麦收时节,父亲母亲只要带着一卷蛇皮袋子去地头站着即可。联合收割机在田埂上来回作业几次,6亩麦子三四十分钟就能收割完毕,麦秸秆也被均匀地粉碎,覆盖在麦茬上、洒在田埂里。收割机将一铲铲的麦子倒在五轮农用车的翻斗里,几分钟就拉回家了。晾晒两天,便可储藏起来。

现如今,有些农民在城市化进程中,离开了农村,但那些难忘的麦收岁月,却早已镌刻在生命深处。

©转载请注明稿件来源及作者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21 铜川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铜川新闻网:www.tcrbs.com 地址: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0919-3151312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80007 陕ICP备11002265号-1 陕公网安备 61020102000086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本站支持IPV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