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石:独处与独树

来源:铜川日报

文石:独处与独树

雒忱

一直敬重那些活得很纯粹的人,他们脸上或许也有疲惫和沧桑,但眼睛里一定是自信和充实。文石就是这样的人。

文石对于书法的选择是一辈子的,他虔诚而又执着,敬畏而又博采,孤独而又充实。这是一份沉浸与深埋,是一种忘我与痴迷。

早知文石之名和他的书法,一直未曾谋面。柳公权的故乡出了又一位有造诣、有特点的书法家,这早已经不仅是坊间的传说。柳公权崇尚的“心正则笔正”,是一代书法大师的遵循和经典。文石的书法“兼擅诸体”,从甲骨文以降,多种字体兼修兼学,都不是照葫芦画瓢式的描摹,最终都是既具有由来,又有文石自我之气韵的书作。各种字体,立势必正,就是草书亦然。究其因由,也在法心公正,夺其正气。无哗众取宠之心,有潜心研磨之意。所谓“人品正当,文品高古”,最少是文石心中多年的追求。几十年过去,没有搞过烟云般的书展,从来没有在所谓的“坛”上寻找光辉。即就是唯一的一本书法散集,也是为母亲八十大寿赶出的,且取名《闲庭逸墨》,表明心志浸于“闲庭”之中,功名利禄存于“逸墨”之间。

文石壮实有力,年轻时也曾经“练”过,身手敏捷,腾挪自如。面色黧黑犹如农人,目光内敛而又敏锐。一头简单往后打理的浓发,就像他内心茂盛葱茏的创作激情……

一个偶然的文化活动,我与在人前并不善言谈的文石见面了。不是因为爱好,不是因为乡情,因了一种强烈的气息和欣赏。活动结束,我去了文石的书房,看到了《闲庭逸墨》书法散集,见识了文石的书画还有陕北石狮摆件收藏,他的篆刻和梅花、兰花,认识了真实的文石。

人生不长,专事一事,精进有树,这是文石父亲的教诲,也是文石的感悟和原则。

文石父亲的文化程度并不高,但却崇尚文化教育。从收集奇石、根雕、院落景致开始,到结交有文化的人,文石一直在父亲的熏陶中成长。“家有万贯不如一技在身”,在父亲来讲是为以技谋生,万千道理都在其中。最少要求成为有一技在手的匠人,一辈子生活有着落。直到有一天鼓励文石写字,诱导文石有了自己的爱好。一经钻研,文石就被书法的特殊韵致所吸引,从此沉浸其中不再松懈。在文石来说就不是成为一个只会模仿的匠工,他得到的感召,是要把谋生手段提高到一生的追求。后来,当书法与工作相冲突,文石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书法;当老家找不到师从学习的机会,文石毫不犹豫迁入西安。

兼修是文石学书的胸怀和眼界。每一种字体,每一个堪称书法里程碑的创新,都深深吸引着他。集中一段时间学习一种字体,直到深得其中三昧,品出其中滋味和气韵。用敬与虔诚,去攫取每一种字体的灵魂,总是超越形似之壳,而去探究隐没之中的神道。书法是一种个体精研的结果。每一种字体既代表历史的演进和历史的脚步,又具有独立的不可代替的神韵和格调。只有潜神其中,方可打开众妙之门。习练张芝、颜真卿、欧阳询、魏碑、姚伯多造像碑、王铎是这样,专工甲骨文、金文、石鼓文、汉简,也是这样。文石的求索达到了“登高莫问千秋月,上马直追万古风”的境界。

专事与精进,该是文石的立身之本。

静气与孤独,文修与研书相结合,造就文石书法的卷牍气质。

叔本华说:没有相当程度的孤独,就不可能有内心的平和。

文石的静气来自在孤独前行中的精进与体悟,来自于享受孤独之中的获得。

孤独是一个人内心本真的归位。沉浸孤独而不自知,是孤独的至高境界。因了孤独,才收获了独特,因了孤独才领悟了形意神的融合与完美。

文石一路走来的大部分时间,是在书房之中的研习。阳光充足,谷物相伴,兰梅围绕,陶罐排列,奇石在侧,香茗弥散,文石在浓烈的自然和文化环境中潜修。所有的文字都是文意的集中表达。文字在单体里只是冰冷的存在,唯有与抒发情感与记述相结合,才会生动而富有活力。临摹古人与今人的作品,文石的关注点在于驾驭某种字体与文意的结合之美,由而就使得研习有了独到而别致的表达。文石的静是“梅开砚旁香染翰,兰生案边幽满室”的纯粹。

完美的书法是文意与其文字载体的完美结合。一切艺术的修习,无不源自于对美的赏识和对情感世界的拓展。对于经典的阅读,造就一个书法家对于文字的驾驭和情感的抒发。正而不呆,草而不野,收放有度,飘逸自如,坚如铁,奔如风,柔如丝,枯不绝,拙藏巧……对于典籍的修习,给文石的书法增添了润泽与华彩。观赏文石书法,是对经典诗文情感的提升和凝练,是文与字相得益彰的表达。文石追求的是“墨润诗句思无邪”,我觉得做得到位。

见到文石的作品,书卷气立现,金石气饱满。

人生修度,情感为舟。正念正觉的情感世界,是文石书法彰显出特有韵致的基石。

浓缩的管见是文石的书斋。对自然的敬重和膜拜,充满了整个空间。成串的玉米棒子、谷穗子、稻黍果实,枯莲蓬,老树桩,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葫芦,环置的奇石以及奇石之上的各种兰草……文石仿佛处于饱满的自然情趣之中。能够看出,主人不是在装点门面,附庸风雅,实在是一种沉浸,一种埋身,一种弥散,一种提醒。

竹子发育太盛,移到小区做了园林。朋友处得来稀有品种的梅花—— 名曰虎蹄,葱葱茏茏地生长,一场寒流摧残了她。凭吊之余,文石爱上了画梅,于是书斋里挂满了梅花。喜爱兰花,笔下总是有兰花的影子。文石孝敬父母,父亲去世后,母亲一直随文石生活。但凡能使老人开口笑的事,文石都会去做。文石不喜欢凑热闹,不搞虚头巴脑的书展,没有一本接一本地出版个人书画集。从艺三十多年,赶在母亲八十大寿时,出版了《闲庭逸墨》的个人书法散集,为的是告慰老人,博母亲开心一笑。巨型的“寿”字没有写过,文石不敢马虎,关在书房精心研磨,给母亲八十寿辰献上了气韵贯通、结构大气、行笔苍劲、笔意饱满的“寿”礼。

这一切都是为了情感的铺排。

几十年孜孜谨谨潜神在名利行中,却能够在最计较名利的行当里淡泊其外。心向大海花自开,努力之外,一切交给天意。文石可以趴在戈壁滩上捡石子,能够面对一块石头审视一整天,可以用大把大把的时间伺候他的花草,但拒绝参加各种名目繁多早已经变了味道的展览。艺术需要市场的检验,艺术也必将走向市场。只是早已经没有了艺术氛围和标准的所谓的“坛”上的事,已经丝毫提不起文石的精神。胸臆间是“舟车各行乎水陆,鱼鸟同乐于天渊”的宽阔无垠。

艺术创作需要一份纯粹的激情,艺术的表达需要非市场意义的探索和创新。文石一直潜心于自己的“事”,市场上的事随缘就好。他自信“梅香自有清风送”。

艺术是严肃的创新,切忌匠工的复制。

见惯了各种笔会上的笔走龙蛇、洋洋洒洒,不知道是人们的欣赏水平变异了,还是当代艺术家的水准提高了,什么样的表演都有……

文石对于自己的书法作品要求很是严格。自己不满意的绝对不会拿出来,哪怕是些微的缺憾,都绝不将就。每一块牌匾,都是根据牌匾命名的意义再三琢磨,有时会写几十遍,直到自己满意为止。文章千古事,书道蕴意重。不仅仅是不负人托,不负良心,不负书道,文石的原则是“玄通明澈,无有尘垢”。

选择时间打坐是文石的习惯。放下尘劳,松静自若,浑圆内心,聚集能量,以慈爱与悲悯之心与身外融通,感悟完全清静的无为,汇聚凝神关注的力量。习练拳脚以强身健体,静修打坐以凝神聚力,读书阅览以广阔胸臆,悉心精研以传承精要,再三研磨以不负书道,宁缺毋滥以精品传世……

文石原名文小明,文石是自号,是在明志,志在书道如磐石。他要做的不是以技谋生,他要做的是一生的挚爱追求。摹写不是他的向往,得其精要,成为自己才是目标。执着与博采是众妙的融会贯通,孤独与拒绝俗务是为不流俗于市侩,严谨是原则上的创新而不是获取利益。斗室中的耕耘,精进中的锤炼,终于使文石成了想要的自己。这是有追求的人的至高境界。

我说文石,你的经历用四个字总结就是:独处,独树。独处是甘于寂寞,享受孤独,做不同的自己的必然选择。独树是在全面集成书道精要的同时,能够找到自己,独树一帜。文石谦逊地说,独处是真实的,也是多年来一直遵循的座右铭,不敢偷懒,不走捷径,独处静思,独处感悟。独树真不敢说,只能说有了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书道博大精深,越学越觉得有许多东西还要摸索。这话是对的,书无止境,道远且长,宜于谦谦独行。

对于文石书法和文石的道路,甘于置身红尘外已是不易,在传承基础上有了属于自己的独特味道,就是文石的获得。黄天不负独处人,终以独树报文石!

©转载请注明稿件来源及作者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21 铜川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铜川新闻网:www.tcrbs.com 地址: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0919-3151312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80007 陕ICP备11002265号-1 陕公网安备 61020102000086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本站支持IPV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