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tcrbcmw@163.com   网络谣言曝光台   电话:0919-3151312
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文学 » 正文

牛年说牛

牛年说牛

张倩玲

犹记年少盛夏乘凉时,最喜津津有味听奶奶讲述《牛郎织女》的故事。老牛和牛郎相依为命的苦难生活,老牛开口指点牛郎和织女初次相识,甚至牛皮在关键时刻都能帮助牛郎的神奇,深深烙刻在脑海中。

等长大一些,在书里或者影视作品中见到更多的牛。我发现不论什么品种的牛,别看它们长着大块头,但是性情都很温顺,主人牵着牛鼻子上套的绳索就能自由差遣,真正做到了童叟无欺。它没有烈马的难以驾驭,有的只是一视同仁、一言不发,所以才有“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这样开怀欢唱的时刻。

我们祖先对牛的图腾崇拜可以追溯到4000多年的大禹治水时期。相传大禹每治好一处,就派人铸造铁牛投入水底,以镇水患。怀丙和尚利用水的浮力打捞沉入水底的笨重铁牛,古代劳动人民的聪明智慧可见一斑。

牛是农耕时代人们最亲密的伙伴。通过《说文解字》你会得知,牛字旁的字像牺、牲、特、物、牧、犊、犒都和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如特字,本意是公牛,后来才引申出特殊、独特的意思。古代不同年龄、不同样子的牛,都有专名。例如牻只指黑白相间的杂毛牛,㸹指的是白脊牛。现在牻、㸹这些字已不常见,除了养殖场我们在生活中连普通牛都踪迹难觅,更别说一睹牦牛、驼牛这类有特定生活区域牛的全貌。

任劳任怨的牛是农耕时代不可替代的农业生产主要动力。它大大提高了耕种效力和耕种效果,把劳动人民从繁重的耕作中解救出来,推动了农业生产和社会发展进程。如今耕牛的黄金时代已过去,但牛用另一种方式活跃在现代人的烟火生活中。牛皮制成皮衣、皮带、皮鞋,牛肉和牛奶加工后食用,牛毛做成笔等工具,牛骨煲汤,牛黄入药……牛好像全身都是宝。

牛不仅能满足我们的爱美之心,口舌之欲,还大大丰富了我们的日常词汇。我们向来把兢兢业业工作的老实人称为“老黄牛”,把勇于创新的褒奖为“拓荒牛”,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叫“孺子牛”。一听说牛市就神清气爽,熊市就愁眉苦脸。牛体积大,毛自然也多,所以有九牛一毛、细如牛毛、牛身上拔根毛——无伤大体之说。也有对牛弹琴、风马牛不相及、牛鼻子插大葱——装相(象)这些耐人寻味的语言。就连牛粪都能演绎出段子:我是一坨被风干的牛粪,妹如三春因泪湿的鲜花。美与丑,香与臭,趋之若鹜与避之不及,就这样被牛粪完美调和在一起。

牛是勤劳的动物,是坚韧和毅力的象征,也是文人墨客争相讴歌的对象。鲁迅先生大概是偏爱牛的,他的“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一句妇孺皆知。“我好像一只牛,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血”,写出了牛过着最简单的生活,却将自己最有价值的东西无私奉献出来。路遥先生“像牛一样工作,像土地一样奉献”广为人知,这句是他的座右铭,也是他的精神象征。沈从文先生笔下那个让萧萧怀孕的男人花狗,牵着牛在地里躬身耕种,优美清雅的湘西风情,似乎都在无声中淡化读者对花狗的敢做不敢当的愤怒。历代喜欢画牛的画家也有很多,如唐朝韩滉的《五牛图》就是我国的十大传世名画之一。还有戴嵩、李唐、石涛、齐白石、徐悲鸿、潘天寿等人都是画牛大师。

牛犁地播种,开疆扩土,用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实送走暮春、盛夏、深秋、隆冬,见证和参与我们祖先不屈不挠改造自然的伟大历程。但是牛也拉车送货,于是有了杜甫《卖炭翁》中“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的悲怆。牛这一生,因为扣上力大如牛的帽子,所以条条道路、田间地垄上都写满了它挥汗如雨的付出,重活、累活、脏活都干,用负重前行舒展主人紧皱的眉头,填饱苍生的七情六欲。

李纲在《病牛》一诗中写道“耕犁千亩实千箱,力尽筋疲谁复伤?但得众生皆得饱,不辞羸病卧残阳”,走到生命尽头的病牛唯愿众生饱,不辞卧残阳的大爱精神、宽广胸襟读得我泪眼婆娑。王维在《田园乐七首•其四》中“牛羊自归村巷,童稚不识衣冠”和《敕勒歌》中“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透出的怡然自得,勾勒的自然美景都让人无限神往。

牛吃苦耐劳,埋头苦干,奋力开拓,执着向前,让我们从日常想象中获得真实的人生感悟。苏轼《书戴嵩画牛》题跋中有“耕当问奴,织当问婢,不可改也”的人生哲学。庖丁解牛告诉我们尊重事物的内在规律是取得成功的前提。歌词“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写尽了天下父亲的含辛茹苦。

站在2021辛丑牛年的崭新起点,就让我们像家乡药王湖湿地公园中那只四蹄撑地,虎虎生威的大铁牛一样,怀着一股牛劲,铆足干劲,不待扬鞭自奋蹄,昂首阔步向前行!

(作者系耀州区永安路街道北街小学教师)

转载请注明稿件来源及作者

责任编辑:冯立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留言反馈|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6 铜川日报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铜川日报传媒网:www.tcrbs.com 地址: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0919-3151312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80007 陕ICP备11002265号-1 陕公网安备 61020102000086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本站支持IPV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