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tcrbcmw@163.com   谣言曝光台   电话:0919-3151312
您的位置: 首页 » 悦读铜川 » 正文

回不去的农民工

回不去的农民工

王喜艳

因为地域文化视界下乡土课程研究的需要,强迫自己读了一些乡土方面的书籍。在读到费孝通的《乡土重建》一书中《损蚀冲洗下的乡土》一文时,深深的为费老的敏锐洞见所折服。那可是八十年前,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作品呀,怎么就能让我恍惚间觉得是在读今日的中国农村。想起刚过完年哥哥在家庭群发的视频和照片,年近八十岁的老父亲在疫情蔓延,不得不宅家的日子里,冒着寒风去田里覆膜保墒。对此,哥哥和我则是完全不能理解,我们都力劝他回来,以免冻感冒了就得不偿失。看着那一条条端端直直的地畔子,细密匀称的土坷垃,习惯算经济账的我们忘了计算爱。和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父亲,他,离不开土地。

中国拥有9亿农民。精壮劳动力都已经在城里打工了,甚至是安家了,这个名义上的故乡,更多的成为一种象征意义。打破故乡幻境,真正回到自己农村家乡的年轻人,再也无法适应现在的农村,日夜期待返程的他们回不去农村了。

他们已经适应并将生活嵌入了城市,要回到农村就需要连根拔起。如今,在互相高度依赖的生活环境下,他们要与城市环境脱离,需要自断血脉的勇气和快速在农村找到植入并链接血脉的基础。一般而言,大部分的农民工已经很难适应农村这种彼此隔离的生活状态。所谓的递弱代偿便是如此,高度发展的城市生活,带给他们方便快捷的生活之时,也加快退化了他们适应农村艰苦环境的能力。

新一代的农民工,小时候在学校度过,随后到城市打工,他们不仅对于农田播种与收获很陌生,那些几千年以来口口相传的农种知识也在他们这一代几乎都失传了。他们不知道“清明时节要种瓜点豆”,更不知道“头伏萝卜末伏菜”。没有农种知识加持的农民工,早已把他乡当故乡,对于父辈耕作的土地是鄙视的,对生养他的农村心里想的也只有逃离。带着女儿行走田间地头,当她指麦为韭时,我深以为悲。他们会因为不会讲英文或没背诵出古诗词而郁郁寡欢,但却很少为这般“指鹿为马”而惭愧。

生在新世纪,几乎没经历过灾荒年景的年轻一代农民,他们对于土地失去了他们父辈的那般挚爱。那些看见一片荒地就要想法设法整理出来播种的毫无疑问几乎都是迈入暮年的老农民。年轻一代更多计算的是花这么大力气去耕种这片土地的产能和效能。他们习惯了用劳动力的交换来谋生活,而不是发自内心的对土地的挚爱,老农们无法容忍荒芜的土地。近来,由于全球疫情影响,好几个国家对粮食出口发了禁令,我心里隐隐还是有些不安。虽然,经济杠杆撬断了很多农民工与土地的联系,但现状却是,农村需要农民。

令人欣喜的是,我们国家已经意识到了农村问题的严重,开始实施乡村振兴三步走计划,一波一波毕业的年轻人返回到生养他的土地开始创业,那些被时代淡忘的角落正在绽放着新的英姿,而回不去的农民工正在被一批批新农民所取代,空壳化的农村正在迎来生机。

责任编辑:周磊

  • 杭州:九溪戏水觅清凉杭州:九溪戏水觅清凉
  • 走进潮白河国家湿地公园走进潮白河国家湿地公园
  • 河北唐山:鹭鸟南湖舞翩跹河北唐山:鹭鸟南湖舞翩
  •  体验非遗剪纸 乐享暑假生活 体验非遗剪纸 乐享暑假
  • 1
  • 2
  • 3
  • 4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留言反馈|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6 铜川日报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铜川日报传媒网:www.tcrbs.com 地址: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0919-3151312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80007 陕ICP备11002265号-1 陕公网安备 61020102000086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