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tcrbcmw@163.com   谣言曝光台   电话:0919-3151312
您的位置: 首页 » 悦读铜川 » 正文

雨添伤感送老贾

雨添伤感送老贾

刘新中

听到贾福义去世的消息,我有些愕然,不敢相信。因为,在我的印象中,他一直属于腿勤手勤健健康康很活跃的一类,挎个相机,到处跑。据他言,前半生几乎把整个中国跑遍了,退休以后,世界也跑了几十个国家和地区。过去,文化人讲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那样,才能知行合一,成为有眼光有胸怀有境界的人。所以,有一阵子,就很羡慕贾福义潇洒的行旅生活。

和贾福义相识三十多年了,那时,我在市群众艺术馆编《铜川文艺》,他在郊区文化馆就是如今的印台区文化馆当馆长。他主弄摄影,也爱文学,时不时搞搞民间文化研究,有时还写几笔字,整天忙忙碌碌。在他的领导和以身作则下,文化馆当时的学习、创作、研究氛围很浓,小有成绩,在省市上很是有些影响。1987年,全省民间文艺工作会议就放在铜川郊区开,省文联、民协的领导、专家悉数到会,算是对他们工作的极大肯定。还有一件亮眼的事,为发现培养人才,从长远计,他还挤出经费,办了一张小报《济阳文艺》。为此,借调了在东坡煤矿有办报经验的诗人豆冷伯来馆工作;后来,还拟调入初露头角的青年作家第五建平。虽然由于各种原因,《济阳文艺》断了一段,要调的人最终也没进来,但贾福义的文化眼光无疑是超前的,至今提起仍然令人称道。

铜川市作家协会成立后,贾福义对作协的工作也给予了极大的支持,1994年,陈忠实到铜川为沮河引水工程报告文学集写序言,他跑前跑后帮助张罗。那会儿,他已调到铜川市风景名胜管理处当主任,办公室就在铜川重兴公园里。于是,作协部分会员和陈忠实的座谈会就顺理成章地被安排到重兴公园,中午就餐他也一并安排了。1996年,铜川作家协会换届,他被选为副主席。这时,他已发表了百十余篇诗文,出了《玉华传奇》等几本书,文学热情加上文学成绩,使他名副其实,实至名归。

贾福义最大的成绩当然是在摄影上,也是他最用功最用力最用心的。1992年,为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五十周年,铜川市文联组织一部分作家艺术家到延安采风,其中一站到黄河壶口。我们一群人都在欣赏气吞山河的壶口瀑布。而贾福义却跑得远远的,足有一两里路,选择最佳的拍摄角度。五月的天已经很热了,他汗流浃背,一脚泥,一脚土。大家说他好精神,他一笑:搞摄影不就得这个样子。1996年,还是在延安,开陕西省地市文艺期刊年会,诗人曹谷溪知道贾福义是摄影家,就让他为自己拍一张照片,贾福义让曹谷溪随便坐着,自己来来回回调整角度,抢抓镜头,拍了一张又一张。曹谷溪拿到照片后,说黑白分明,有形有神,是目前拍他最好的一张照片。贾福义这一辈子,拍了多少照片,恐怕他自己也说不清了。截止到2019年,他一共结集出了《影像家园》《陈炉古镇》《贾福义艺术摄影作品选》《陕西会馆——秦商的辉煌》等四部摄影作品,其中,《陕西会馆——秦商的辉煌》一书,有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意义在里面,我以为,是可以写进铜川摄影文化史的。

和贾福义见第一面时,我就叫他老贾,彼时,他三十七八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那几年,文化上的会多,我们几个志同道合者也常常私约,凑到一块当然免不了聚个餐。贾福义吃饭有个习惯,一是见不得葱和蒜,说是吃了过敏,菜里有一丁儿都不行。我们都知道他这毛病,点菜时特意要一两个没有葱姜蒜的菜;二是喝酒常常是光说不练,该端就端,该碰就碰,一杯酒倒上,结束时还是一杯酒,谁一提出来,他就老老实实说,谁叫我姓贾呢,姓贾的天生就会做假动作。弄得大家直呼“打假”。有时,已故的作家黄卫平在场,又加上“打假扫黄”,给饭桌增添了不少乐趣。

叫了半辈子老贾,叫着叫着就把人叫老了。去年,在铜川参加作家、民间文艺家王世雄文艺创作活动六十五周年座谈会,贾福义到场,还是那副精干模样,我说他身体好精神好,他伸出指头,说已经七十二了。他的年龄我是知道的,但由他嘴说出来,我还是吃了一惊。由年轻走来,当年那个爱跑爱动的风火汉子,眨眼间已经进入人生暮境了啊。

西安今天有雨,铜川也在下。雨添伤感,老贾,一路走好。

责任编辑:冯立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留言反馈|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6 铜川日报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铜川日报传媒网:www.tcrbs.com 地址: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0919-3151312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80007 陕ICP备11002265号-1 陕公网安备 61020102000086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