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tcrbcmw@163.com   不良信息举报   电话:0919-3151312
您的位置: 首页 » 悦读铜川 » 正文

新年走过村庄

新年走过村庄

孙阳

当我踩着像毛毯般松软的雪地,沿着坡道从城里回塬上时,脚下响起的咯吱声就变成了欢快的小曲儿。我走得越紧,曲儿便唱得越欢腾,我往前蹦跳,曲调儿就高低起伏,像钢琴黑白键的合奏。多么美妙的画面啊,这是雪白的冬天给予夜归人最温暖的陪伴。上到坡顶,拐个大弯,便看到星星点点的亮光在村庄上方闪烁,两旁的路灯将我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一半映在路上,一半躺在麦地里。灯光昏黄,四下朦胧,天空似乎并不是那么黑暗高深,倒像是为大地撑起的一张无边无际的帐篷,整个村庄顿时变成了浪漫唯美的舞台,雪花儿透过帐篷从光的怀抱中散漫而下,像精灵一样翩翩起舞。我正好走得有些累了,就站在路灯下小憩,其实我更想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和那些精灵来一次亲密的接触。时间仿佛静止了,新年的脚步被我挡在了身后,我似乎掌握了时间的奥妙。这美妙的场景,是时间在特殊的节点给予浪迹在远方的游子归家团圆的施舍与安慰。 

雪照常落在往年落过的那些地方,我已不再注意它们,我感激的是它们悄无声息地覆盖了整个村庄和田野,为这个新年增添了干净又富有诗意的浓烈气息。推门而入,屋内光线暗淡却暖意浓浓,铁炉子里的火焰像困住的野兽般拼了命地往出窜。案板上摆满了吃货,鸡鸭鱼肉、丸子甜饭、白面馍馍和各种馅儿的包子,炉上烤着馍馍和红薯,一碟小菜和一碗条子肉放在炉旁的小桌子上,我坐下来,吃了起来。父母围抱火炉,于是我们三口人拉起家常,迎接一个崭新的年。 

时常会听到有人说,年是人非,年味儿也如同人味儿一样变得寡淡。我想这年味儿便是人气,有人才有味儿,哪家人多,儿女们都在,新年气氛就浓烈;哪家儿女在外,只有老人留在家中,便只剩下了孤独和来自新年的苦闷。也许是因为外出务工的原因,追求城市生活的年轻一辈人,到年根才回老家一趟,与父母相聚的日子总是短暂,所以全家人一起备年货、做吃食的那些记忆就渐渐远去,由此便说年味儿变了。另外,村子里越来越多的年轻两口因给娃儿陪读,便搬去了城里居住,留在城里过年,老家屋舍也变成了偶尔的回望,杂草爬满了窑前屋后的小径,占领了院落,荒芜的良田与土地显得凄凉、无奈。越来越少的家里用红色妆点门面,往年所遵循的旧例便失了生机和活力,于是说年味儿淡了。 

我时常会想起孩童时的年,那些单纯快乐的时光,为我成长的节点涂抹了丰富的色彩。在我不断地成长、经历、体悟中,时常会对眼前的某些事情记不大清楚,可那些遥远的往事却变得异常清晰,时常跳进脑海里。过年是贫困农家娃儿们最深的期盼,许是因为一句“娃娃盼的过年哩,三十晚上他爷给娃撒钱哩。”许是因为只有一年到头才可以理直气壮地买新衣服,也或许是因为只有在年上才会有吃不完的美味佳肴…… 

现如今,人们生活水平空前提高,论穿着,一年到头穿红戴花,论吃喝,好似天天过年。新年无非就是忙活两天,有的家里干脆直接从外头买来现成的白面馍馍和鸡鸭鱼肉等熟食,甚至也免去了往年的“支油锅”,只图省事儿。孩童们也不再满村子里疯跑,而是窝在家里电脑前打游戏,在手机娱乐软件上“狂奔”,提早进入了“低头族”行列,戴上了厚厚的眼镜框子。新年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次更为舒适自由的假期,他们自有他们的欢乐的年。 

太多的记忆仿佛就在昨天,花相似,人不同,年复一年,道一声过年好,却早已年是人非。《牡丹亭》里那句唱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说得多好啊!我更愿相信,年味儿是新年伊始的节点上的丰富充盈的情感和生机,跟随新年的步伐一直走下去,便会走进一个松软的春天。

责任编辑:彭冰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留言反馈|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6 铜川日报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铜川日报传媒网:www.tcrbs.com 地址: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0919-3151312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80007 陕ICP备11002265号-1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