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tcrbcmw@163.com   谣言曝光台   电话:0919-3151312
您的位置: 首页 » 悦读铜川 » 正文

我向新年约快乐

我向新年约快乐

韩景波 

眼看一年走到头了,一提到回家过年,有人脸上现出的却是忧是愁。是的,一小就常听大人说,小孩子盼过年,大人是怕过年。现在该我们体会到了过年的难了。那时人的怕,是因为那时家家都穷,过年不如平时能将就,对大人来说,那实在是一种艰难一种累啊。现在呢,虽然人都普遍富起来了,但与时俱进,人在攀比中,又增加了无限的累。说实话,我也怕过年,但我知道怕不怕年都得过,与其过年在怕中不高兴,不如以积极的心态看问题,并以积极的行动去寻找出过年的快乐。 

在西安工作的哥哥原来说过年不回来,天冷,他身体又不好。可现在他又打电话说一定要回来,因为家里有母亲。哥哥说,年的味道其实就是母亲的味道。谁说不是这样,虽然我们也不年轻了,但作为孩子想母亲却是真,有妈的地方才是家!为此,我就特别要考虑过年的取暖问题。用电暖器,没年味。烧煤,不卫生,那味人也受不了。木炭最好。正好我家自留山上的杂木非常多,我就采来些烧木炭。我们山里人创造了一种用麦草烧木炭的简易方法,不用挖窑,烧出来的木炭还好,但近年人图省事,再没人烧了。上个周末我用了整整两天时间,烧出了一百多斤木炭,烟熏火燎,我简直成了非洲黑人,就有人笑我:何苦!而我也笑曰:为了年节红火与温馨我高兴,我愿意! 

今年我家经济还困难,女儿刚参加工作,又买了车,尚有欠债。儿子初创业不慎,还欠许多的债,还连累了家里,我工资折子上的钱分文都不属于我了,仅靠稿费将就过活。但我知道时光不会倒流,过年于我们也是缘,我不愿意太将就了,让过年少了快乐,于是,我向朋友借了3000元,我想,随后我努力写稿就是了。我只说那钱是我攒的稿费,是我文章获奖的奖金(奖金其实只有1000元)。听我这样说,我们全家人雀跃着一起上街各寻所爱各取所需。一向节俭的妻子终于看出了我的把戏,但她看着一家人的高兴,看着我为家人操劳瘦了的脸,只是濡湿了眼睛,却不说破。 

为母亲买敬奉神灵用的香表蜡烛之类的东西更是不能省的。我当然不相信谶讳神学之类的迷信,但作为一种乡俗文化我是不好驳说什么的,当然更是不愿拂了母亲的心,因为母亲祈求神灵,是为了一家人的安康,为了孩子们的成长,表现的是母亲平凡而伟大的爱啊! 

家乡人过年都放鞭炮,且讲究越多越好。我不攀比,但是为了热闹喜庆,也不能太省。 

哥哥不动荤,得备些鸡蛋。街道能买到的,怕多是饲料喂养的鸡下的蛋,那不好吃。好鸡蛋是乡下人散养的土鸡下的,但这种自然喂养的鸡冬天歇窝,很少下蛋。那天我从早晨到半下午跑遍一个大村,才称了6.8斤。但我很高兴,哥哥回家有好鸡蛋吃了。 

还有酒。我爱喝酒,过年亏自己什么都可以,酒是不能亏的。光我喝也不行啊,母亲、妻子、孩子爱喝葡萄酒,就给他们买几瓶。要喝,还必须是名牌的,名牌保险。办完这些,又突然想起了家里的麻将缺了三张牌,得买副新的带上。上街正买时,湖南长沙一微信好友发微信问我在干什么,我如实回答,他惊问:过年在家还赌博啊?我说:“不,是为了向新年预约快乐呢。”

责任编辑:彭冰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留言反馈|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6 铜川日报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铜川日报传媒网:www.tcrbs.com 地址: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0919-3151312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80007 陕ICP备11002265号-1 陕公网安备 61020102000086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