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tcrbcmw@163.com   谣言曝光台   电话:0919-3151312
您的位置: 首页 » 悦读铜川 » 正文

梦中的小河湾

梦中的小河湾 

贺佳博 

我的家乡,贺家河村,是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坐落在黄土高原北部,隶属于延安市延川县延水关镇。每次站在塬峁上扫视这一片河山,千沟万壑,支离破碎的画面会强力地冲击你的视觉,一股苍凉厚重的气息迎面扑来,或许会让你感到窒息,又或许会使你的胸膛中憋出一股劲来。而这里的乡农在千百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中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环境,整日里用他们滚烫的血汗浇灌着脚下的土地以及心中的希望。 

贺家河村处于黄土高原千沟万壑地貌中的川道地带,南北两段并不平行齐整的山塬之间夹了几百米宽的川道平地,东西绵延5公里多。村里有一百多户,近千号人,早些年基本都是在北边的山腰处箍窑而居,坐北朝南,且除极个别家道殷实的家户外大都是挖的土窑,后来终究想明白了,土窑的成本比体面的石窑要低太多了,这个现象一直到2000年后才开始慢慢有所改观。 

在川道中间有一条季节性小河自西向东汇入10里外的黄河,在一处川道较窄处经过千百年的冲刷形成了四级地势落差,分布了大小不一的几个水潭,河槽底部均是天然石块,是极好的游玩嬉戏场所。整片川道土地也自此分成了东低西高海拔落差近15米的两片平滩,我们分别叫做前滩(低)和后滩(高)。我们家正住在水潭边的半山腰上,脚下的那些水潭,前滩的那片数十亩柳林成了我生命中磨灭不去的印记。 

童年的记忆里,家乡的山是光秃秃的,天是灰蒙蒙的。放眼望去,一个个山头都像蒸过的大馒头似的,被农家人耕作得熟透了,就连一些坡度超过45度的斜坡也被开发出来种上了谷物,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落实极大地鼓舞了农家人的积极性,却终使这片天地间绿色更少,风沙更大了。然而,这对当时年不过十岁的少年郎来讲并不打紧,这片故土并没有少了我的精神食粮。不断地踏足那些能望得到和望不到的梁梁峁峁,山间沟壑、水渠、岩洞都是我探秘这个世界的第一步。我喜欢一个人上路,挖甘草、摘则么(摘蒙花)、拾麦穗、拾柴禾、剃枣(打扫被遗落的枣子)、捉蝎子、掏鸟窝、拾蚕蜕,每一次独自享受一片新领域都能带给我莫大的满足感。除此之外,小时候从未断流过的小河与前滩的几十亩柳林更是从未被我们这茬少年遗忘过。春天,我们在柳树下刨黄蒿芽,拾柴禾,待柳树发芽了折一段粗细合适的扭个慢慢(一种乐器)吹起来,不紧不慢地赶着牛和别人家的牛去抵架(打架)。柳叶长些的时候,我们这些窜天猴便几步爬到柳树上折些柳枝下来喂牛,有时能够爬到细点柳枝的前梢,让身体悬在空中随风摇摆,那是最轻松的放牛时节。再往后,天气渐暖,等不及立夏,村里的姑娘、媳妇默契地来到小河边浣洗积压了好久的脏衣服,那时村里只有几个数尺见方的渗水池,吃水都很紧张,只能充分利用河水洗衣,为了占个好位置常常要早早来到河边。当然更加积极的便数我们这些弄潮儿了。自西向东紧连着四个大小不一、清澈见底的水潭,大的有100多平方米,小的只有10余平方米,水深在0.5米到3米之间,可以满足所有年龄段,有水性和没水性的小伙伴们的戏水需求。那时节水还较凉,光屁股娃们一入水便浑身一个机灵,有经验的小伙伴把凉水在额头上激一下,然后一个猛子扎到水里面去,据说这样不会感冒,但一时半会儿后就看见一个个小伙子嘴唇冻成了青紫色直打哆嗦,赶紧爬到岸边晒晒太阳,然后又迫不及待地冲下水去玩闹。说起来,这里的游泳条件真得是得天独厚,水潭岸边两米高外另有一片石质平台,风雨将其打磨得光滑圆润,像一整块温润的青玉,面积有近百平米,上面有数十个不规则的半球形凸起,被太阳晒得暖暖的,游累了的小伙伴们时不时要将湿漉漉的身体摆上去吸收热量,当然,在盛夏时节可不敢直接趴上去,那是连鸡蛋都能烤熟的。从初夏到近乎深秋,年少的我们一有时间便在这片天地间厮混着,饿了有时组团去前滩温棚地偷个西瓜、西红柿等瓜果应急,即使被抓住了也不要紧。在水瀑声的环绕下,我们与这个世界相忘于一时,那时我们只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去黄河游泳,行那中流击水之事。 

记忆中家乡的夜色,黑得纯粹,静得干净,各户人家守着自己的山坳,远离城市灯火,汽车喧嚣。夏夜归来,劳累了一天的大人们坐在自家院畔边,端一碗陕北小米、花生、豆子熬制的稀饭,望着面前影影绰绰的远山,听着脚下蛙叫,耳畔蚕鸣,凉风习习,聊一些家长里短,考较一下孩子的功课,直到繁星满天,月辉倾泻,方沉沉睡去。虽生活苦矣,但身心俱能在这片天地间得到整顿安放,一切来日方长。 

长大以后,辗转漂泊,离得越远,故土的根拉扯得越紧。城市生活的快节奏,迫于生计的三点式奔波总使人难以静下心来思及过往,我尊重现在与将来,但并不愿背叛那些沉睡的记忆。读路遥先生《平凡的世界》,再次搅动了我心底的那片柔软,好多儿时的记忆不自觉涌上心头,念及岁月变迁,山河仍在,但旧貌已改。此刻,我只想抓住思绪的尾巴,让手中的这支拙笔缠卷起神魂进一步去亲近那内心深处最美的山水田园。而她也没有让我失望,再次用母亲般温暖的手抚平我心中的惆怅,给予我前行的阳光与力量。我仿佛听到她在我耳边轻声地呢喃:孩子,你只是远行,并不是流浪…… 

责任编辑:姚越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留言反馈|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6 铜川日报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铜川日报传媒网:www.tcrbs.com 地址: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0919-3151312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80007 陕ICP备11002265号-1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