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tcrbcmw@163.com   谣言曝光台   电话:0919-3151312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铜川 » 正文

“柴窑出北地” 揭开耀州窑千年出身之谜

“柴窑出北地” 揭开耀州窑千年出身之谜

本报记者 张梦焕

20200107000099

冬日,恰逢“耀瓷华章·‘窑’望世界”——耀州窑陶瓷文化艺术展在耀瓷小镇创意园举办,记者在耀州窑博物馆、耀瓷小镇、陈炉古镇、西安柴窑文化博物馆等地走访,访名家、看资料、观实物,进一步揭开了耀州窑千年出身之谜。 

禚振西,一生求索为耀窑 

“十里窑场不夜天,精比琢玉耀州瓷。”耀州窑是我国古代历史名窑,创建于唐,鼎盛于宋,是宋代六大窑系之一和北方青瓷代表,也是中国各大窑系中烧造时间最长的窑,曾沿着古丝绸之路漂洋过海,畅达世界。 

在耀州窑博物馆,记者参观了唐至元明等各时期耀州窑的烧瓷历史、制作工艺、发展面貌。欣赏了中国最早、最著名的窑神碑“德应侯碑”,印证了耀州窑在中国陶瓷史上的重要地位。 

“记得当时发现耀州窑与柴窑的关系时,我的身体都在颤抖,所以我想通过我的发掘与研究,在中国古陶瓷史上给耀州窑一个准确的定位。”说起当年的研究,已经82岁的中国著名古陶瓷专家、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耀州窑博物馆名誉馆长禚振西仍记忆犹新。 

1961年,23岁的禚振西北大学毕业后到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工作,从此与耀州窑结缘。1973年,她带着只有两个队员的考古队,开始对耀州窑遗址进行首次考古挖掘。1984年,她和同为考古研究员的丈夫杜葆仁前来主持长达14年的耀州窑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 

耀州窑遗址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耀州窑考古发掘被列入20世纪“中国百大考古发现”和“陕西十大考古发现”。1998年,禚振西退休后,主动请缨继续从事耀州窑研究工作。2002年,禚振西带队,先后主持了铜川上店、陈炉、立地坡等耀州窑址考古,理清了每个时期耀州窑的烧瓷史,构筑了耀州窑学术体系,填补了中国古陶瓷史的空白。

耀州窑出土天青釉陶瓷标本 

说起瓷器,必提柴、汝、官、哥、定。但唯独“柴窑”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以五代后周皇帝“柴荣”姓氏命名的御窑瓷器,被后人誉为“五大名窑”之首,“诸窑之冠”。关于柴窑瓷器的绝美,乾隆皇帝曾说,“宋时秘色四称名,不及柴窑一片瑛。”,但因柴窑消失已久,其窑址到底位于何处,至今未有明确论断。 

1984年,禚振西在耀州窑遗址发掘中找到了五代时期的地层,出土有精美的天青釉瓷标本,还发现有“官”字款和龙凤纹饰的瓷标本。“难道,这就是柴窑?”带着疑问,她查阅文献,惊奇地发现天青釉瓷片“多足粗黄土、有细纹”等特征与曹昭《格古要论》中对柴窑的描述相符,那一瞬间,又惊又喜的她浑身颤抖。 

“五代时期黄堡耀州窑青瓷精品,很有可能就是柴窑。”1985年,禚振西率先提出柴窑就是耀州窑的观点。她认为,“耀州窑在五代首创天青釉色”,为官窑、汝窑开辟了先河。 

“耀州窑是五代中央朝廷管辖范围内唯一的青瓷窑厂,天青釉颜色静雅、温润如玉的质感与北宋天子所倡导的美学意识非常接近。”禚振西说,五代天青瓷器在造型、纹饰、装饰方法等方面,以仿制唐以来的金银器为主,推动制瓷工艺不断进步。 

“此外,还可以通过科技检测,断源断代证明,辽国东北古墓出土大量的天青釉瓷和耀州窑出土一致,证明五代末耀州窑就是柴窑。”禚振西表示,如今,她的论断及学说已得到了业内权威人士的认可,揭开柴窑“千古之谜”,还需进一步发掘研究。 

 传统鉴定学印证“柴窑出北地” 

“太震撼了,我从来都不知道柴窑出产的瓷器竟然能发出如此清脆的声音,难怪古人说它‘声如磬’,柴窑瓷器不愧是中国‘诸窑之冠’。”凡是前来西安柴窑文化博物馆参观的人,无不为柴窑瓷器而惊叹。 

西安柴窑文化博物馆是我国第一座柴窑专题博物馆,也是我国唯一一家经文物部门批准的柴窑主题专业博物馆。“柴窑”是我国历史上唯一一个以皇帝姓氏命名的瓷窑,号称“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据中国第一部鉴定书明初洪武二十年曹昭撰《格古要论》记载,在“古窑器论”中,柴、汝、官、哥、钧、定几大窑中,柴窑排在第一位,明清以来文人雅士根据柴窑瓷器的特点将其列为“五大名窑”之首,被人们尊称为“中国瓷皇”。 

世人皆知柴窑工艺登峰造极,却不知柴窑窑址到底位于何处。参观期间,馆长王学武从收集的史料文献、碑刻记载、瓷片标本和完整器物等多方面讲解了柴窑瓷器的产地论证和柴窑的独特特色,为参观人员揭开了一千年前“中国瓷皇”柴窑的神秘面纱。 

古有文献记载“柴窑出北地”,馆长王学武多方面论证,发现“北地”即“北地郡”简称,就在如今的铜川。这是西安柴窑博物馆第一次将“北地”的沿革从战国证明到清代晚期,铁证如山,别无它处。 

柴窑瓷器最大的特征是“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馆长王学武通过激光灯照射瓷器背面,正面出现一轮“明月”,轻轻敲击完整薄壁盏,发出悠扬悦耳的声音,灯光一照,瓷器釉面明亮如镜,就连指纹都映的一清二楚等方法再次揭开了柴窑的美丽面纱。 

中国瓷器泰斗耿宝昌认为,破解柴窑之秘,不但将震惊中国,而且震惊世界,意义重大而深远,这是目前见到与柴窑记载“最黏合”的实物。中国著名收藏鉴定家马未都在其作品《瓷之色》中说,“近年来出土面世的五代耀州窑精品,无论残片还是整器,让柴窑的面目更加清晰,让其历史趋向于真实。” 

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古器物部主任吕成龙在2012年“第二届中国柴窑文化高层论坛”学术研讨会的总结发言中说:“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在众多柴窑说法中,唯有五代末北宋初耀州窑天青釉瓷器中的精品与文献中有关柴窑瓷器特征的描述相符合。” 

责任编辑:胡静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留言反馈|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6 铜川日报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铜川日报传媒网:www.tcrbs.com 地址: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0919-3151312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80007 陕ICP备11002265号-1 陕公网安备 61020102000086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