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tcrbcmw@163.com   不良信息举报   电话:0919-3151312
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文学 » 正文

家乡的“火蝎子”

家乡的“火蝎子”   

耀州中学高一(2)班 颜如玉 

十岁那年,妈妈把调皮的我送回了爷爷家中。在那个小山村,我可是出了名的“风云人物”。 

我曾经用小刀削光了七爷家新栽的泡桐树的皮;我曾经把毛茸茸的小猫咪塞进了五婆婆家的母鸡窝里;我还曾把牛吆喝到大叔家的玉米地里,糟蹋了他家不少玉米……从小我的性格就像男孩子,疯疯癫癫地在老家的山山旮旮都留下了足印。村里大大小小几十户人家,灶门朝哪开,桌子有几条棱,我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可唯独离爷爷家不远的“火蝎子”婆婆家,我不敢贸然闯进去。 

“火蝎子”本是一种草,叶背上长满白绒绒的小刺毛,人若碰上它,立刻像被毒蝎子蜇了一样,火辣辣地、钻心地疼,皮肤上立刻会起团团红斑。 

“火蝎子”婆婆因为骂起人来嗓门高、粗词多,人若惹了她,她便喋喋不休,能骂大半天,而且还没有重样的话,便落了个“火蝎子”的名。 

一天午饭后,我偷偷溜出了家门,去敲土崖畔上的那口铁钟。我拿着棍子,小心避开坡前那片火蝎子草,顺着弯弯曲曲的小路爬上了崖背。在两丈多高的土崖畔边,锈锈斑斑的大钟悬挂在一根腐朽的木桩上,木桩上长满了茂密的蒿草。这口钟原先是生产队上工时用的,实行生产责任制后,它便闲了起来。我鼓足了劲,在木桩上够了又够,可棍太短,敲不着,我便仰起了头,伸长手臂,一蹦一跳地去够钟,但那口钟始终没有响,我累得汗流浃背,脖子伸得生疼。我正蹦得起劲,突然被一只大手拦腰抱住,我倒在了地上。 

我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原来是我往日里最害怕的“火蝎子”婆婆。我犯嘀咕:“怎么办?我没惹她呀!”“火蝎子”婆婆也倒在了我的背后,脸色暗黄,一双浑浊的眼睛惊恐地盯着我,紫紫的嘴唇轻轻地颤动着,她的双手还紧紧搂着我。她嘶哑地说:“娃呀,不要命了?几丈高哩……” 

我站起身,将婆婆也扶了起来。我低头一看,天啊,那片蒿草已被我踩倒一大片,不知不觉我竟蹦到崖边缘,再蹦几步,非掉到崖底下去不可。“火蝎子”婆婆手腕上起了片片红斑,她一边拍打着裤子上的泥土,一边絮叨着:“娃呀,我怕你受惊,怕你掉下去,我从后边的坡上爬上来,总算把你保住咧……” 

从此后,我和“火蝎子”婆婆热络起来了。每逢我喊她婆婆,她那爬满皱纹的脸上顿时绽开笑容,是那样开心。 

如今,课业繁重,除过年外,我几乎没有时间回老家看看,也再没见过那位又辣又亲的“火蝎子”婆婆了。 

那张惊得发黄的脸,那双紧紧搂着我的手是我宿醉的记忆。 

责任编辑:姚越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留言反馈|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6 铜川日报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铜川日报传媒网:www.tcrbs.com 地址: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0919-3151312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80007 陕ICP备11002265号-1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