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tcrbcmw@163.com   谣言曝光台   电话:0919-3151312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铜川 » 正文

母亲的路

每次回家,母亲总是给我提起梦中的父亲,还是年轻时候的那个样子,说话走路风风火火,浑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劲。末了,母亲一声长叹说“唉,我从来梦不着你爸年老走不动的样子”。这次回家,母亲又给我说昨晚梦见父亲,伤感地说道:“真不知道你爸现在在哪里?”我一边耐着性子听着,一边随声安慰:“在天堂嘛,好人都在天堂。”母亲立即笑了起来。 

父亲已经去世三个年头了,在这三年里,父亲几乎成了母亲永远做不完的梦。只要家里来人,母亲就会提起梦中的父亲年轻奋斗的历程,分家另过的艰难,乔迁新居的舒心,孩子们童年趣事……如数家珍说个没完,都是她和父亲在一起经历的那些往事。 

父母结婚那阵子,初嫁的母亲,人生地不熟,夫妻不在一块,娘家又不能回,内心那种寂寞惆怅只感觉夜的漫长,母亲的梦总是盼望父亲快点回来。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又遇上“三年”自然灾害,食粮特别紧张,父母常常食不果腹,有一点能填充肚子的东西,他们总是你一口,我一口礼让分享着吃。母亲的梦就是希望父亲能加一点夜餐,晚上不再勒紧裤带,睡一个安稳的觉。 

我记事时,我们就是四世同堂的大家族,尽管外表看上去人丁兴旺,实际上潜伏着错综复杂的矛盾纠葛,几代人住在一个院子里,东屋老奶西窑爷,不足二十平方小棚子里住的是一大家人。童年的记忆,父母在这个大家庭里,起早贪黑,忙忙碌碌,料理着里里外外的事。父亲就像巴金笔下《家》中的长孙一样,可怜无奈又无助,常常劳作辛苦,时不时还要遭受爷爷的训斥。作为孙媳的母亲平衡左右,上要替婆婆分担小叔子、小姑子的吃饭穿衣,下要照顾自己四个孩子的衣食住行。在这个大家族里,父母有点担惊受怕,总是相互安慰,互相提携,共同分担大家庭各种应酬。家大人多口杂,上上下下的人际关系,矛盾重重层出不穷,时间长了,父母也希望过一下自己做主的生活,终于有一天掌柜的爷爷火爆脾气压制不下子孙后代的镇怒,于是将作为长子长孙的父亲赶出了家门。 

记得那是一个雨后天晴的下午,单薄的父亲肩挑两个缸,含泪的母亲提着锅盆,哥哥和我领着弟弟妹妹跟在后面,艰难地行进在弯弯曲曲、陡峭的山坡路上,奔走他乡,寄人屋檐下,另起炉灶。 

母亲一泄居家过日子的积怨,满腹的委屈一扫而光,像鸟儿冲破牢笼,满怀喜悦与希望,把一个十分简陋的破窑洞,用一双灵巧的手布置得富有生活情趣,使我们感到家的温馨。生活稍微有了一点转机,日子过得并不怎么宽裕,母亲总是在生活上对我们体贴入微,馍分两种,稍白一点的馍给从事苦力劳动的父亲,杂粮多的我们母子吃,从此,一家人过上了安宁而平静的生活。租赁别人的地方终究解决不了长期的问题。母亲总是鼓励父亲,困难是暂时的,幸福是长远的。在异常艰苦的岁月里,父母同心同德,克服重重困难,在荒无人烟的半山上,开山劈石,挖地基,铲石头,自力更生。父亲像铁人一般,白天上班,晚上和母亲战斗在偏僻的沙梁上,平整庄基,夯实窑根,有一次,沙土下来,把父亲严严实实埋住了,吓得母亲手忙脚乱,赶快在路上喊人,“走路的,快来救人……”,过路的听到呼喊的声音,赶忙跑上山,救父亲。母亲已经吓得六神无主,瘫卧在地。当刨开土块,看着浑身上下灰头灰脸的父亲时,母亲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竟失声痛哭。任何安慰的话此时此刻都显得苍白无力。尽管日子清贫了点,但是一家人在一起恩恩爱爱,日子总有兴旺的时候。阳光总在风雨后,恢复高考,我们一个个通过自己的努力,先后考学,像鸟儿插上翅膀,飞出了山沟沟,这让父母省心、安慰。我们一个个成为国家的有用之人,在不同的城市成家落脚。辛苦了大半辈子的父母,建造的四面窑洞,如今无人居住,空空如也。 

2014年春天,一生没有什么荣光和传奇的父亲,离开了我们,永远地走了。但是母亲的梦还在继续,这让我们总能想起父亲。(许秀芹)

责任编辑:赵玉競

  •  乌鲁木齐:“地变绿“ 让百姓乐 乌鲁木齐:“地变绿“
  •  日照“绿丝带”扮靓城市阳光海 日照“绿丝带”扮靓城
  •  河北唐山:南湖荷争艳 河北唐山:南湖荷争艳
  •  江西南昌:防汛进行时 江西南昌:防汛进行时
  • 1
  • 2
  • 3
  • 4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留言反馈|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6 铜川日报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铜川日报传媒网:www.tcrbs.com 地址: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0919-3151312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80007 陕ICP备11002265号-1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