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4
铜川日报传媒网欢迎您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19-3151312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寻找刘指导员

摘要:我在新浪博客中与家乡著名作家和谷不期而遇,他那唯美的博文、坎坷的经历和对故土的热爱让我深深折服,于是我以乡党和文学业余爱好者的身份请求加他为博友,和谷老师居然同意了,让我这个无名之辈倍感欣慰。

雷焕

我在新浪博客中与家乡著名作家和谷不期而遇,他那唯美的博文、坎坷的经历和对故土的热爱让我深深折服,于是我以乡党和文学业余爱好者的身份请求加他为博友,和谷老师居然同意了,让我这个无名之辈倍感欣慰。

前几日,我在博客中读到了和谷老师发表于《陕西文学》2015年2期的中篇小说《采石场》,文中写到作者四十多年前从农村老家招工到水泥厂当矿山开采工的经历:“跟他们学打风钻,往石头眼里装炸药雷管,然后用火柴点燃嗞嗞地冒着火星,赶快逃命似地攀上百米石崖躲藏在山背后,几分钟后一声天塌地陷般的炮声,斗大的石块满天飞。头顶青天,脚踩石崖,夏天热得要命,冬天冻得要命,刮风下雨下雪照常作业,脚下滑得要命。尤其到了十冬腊月,撬扛不是冰凉而是感觉烫得能粘掉掌心的皮肉。上山如上战场,保不准你今天上了山就能活着下来,悬崖峭壁,只凭一根雪白的尼龙绳系在腰间,头戴柳条帽,在没有路的石壁上飞来荡去。脚下一旦失足,尼龙绳又是斜着的,就可能一个侧滑的自由落体,刀锋般的崖壁会割断轻柔的尼龙绳使其毙命。一粒核桃大的石子被撬掉,负载其上的石崖会几吨几十吨几百吨地滑落下来,开山工要不避开也就让石崖吃掉了。炸药操作不当,也会随机爆炸,血肉横飞。运气不好,人家是天上掉馅饼,你是天上掉石头,说不准正好砸在你脑瓜上,也就开了瓢了。如上所述的事故,在我近两年的采石场经历中屡有发生。”

这是何等惊心动魄的场面?四十多年前开山取石的场景是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年轻一辈所看不到的。文中还提到了当年矿山车间的刘指导员:“高高的个子,腰有点弯,白白净净的,是从空军地勤复员的干部,统领着二百多号开山的人马。比起大字不识的黑不溜秋的连长,刘指导员是个见过大世面的文化人了。他注重宣传,在山上生活区建了几个高大的牌子,发挥我们小平房隔壁的有不清白历史的沈师傅的一技之长,用油漆画了毛主席挥手我前进的油画。当刘指导员发现了我喜好写作的特长,就差我给水泥厂广播站写报道,宣传矿山生产形势和好人好事,骑上公用自行车去三里外的厂部送稿子和生产工资报表,取报纸文件信件……”

四十多年过去了,作者还念念不忘曾经鼎力推荐他上大学的刘指导员和已是面貌全非的采石场,想来那是他人生最关键的一次转折点。

我也不禁被作者这段经历所感动,于是写下了如下评论:“和老师:这是一篇中篇小说,文中的黑河即是咱家乡的漆水河。有缘人总能相会,你从当年的水泥厂走了四十多年了,晚辈正好在你当年工作过的地方即今天的声威水泥厂上班,时常也能感受到犹如几级地震的炮身隆隆,现在的打眼放炮比以前安全多了,电雷管、挖掘机、铲车等代替了过去的大部分人工。时过境迁,读罢此文,我也思绪万千,尝过苦中苦,才知幸福来之不易!”

没想到第二天和谷老师回复了我的评论:“文中写到的刘指导员刘蔚海,80多岁,住在你们村,托你有机会去看望他,代问老人家好。”

刘指导员在哪呢?住在我们村,我咋不知道呢?唉,自己这些年奔波在外,刘指导员在村里买的窑院,算是外来户,不知道也不奇怪。下了班,吃完饭我就马不停蹄地找刘指导员,几经周折,打听到他已不在村上住了,搬到水泥厂家属院去了。我又赶到水泥厂家属院,终于找到了刘指导员的家,敲了敲门,开门的应该是刘指导员的儿子,一位50多岁的长者,沙发上坐着一位闭目养神的老人,我说明来意,主人让我坐在老者的身边,我猜想这就是和谷老师要找的刘指导员。

长者说他是老人的大儿子,父亲就是当年的刘指导员,作家和谷三年前曾经看望过老人,父亲今年84,身体精神还可以,就是受脑梗影响说话反应慢。我再看老人:慈眉善目,银发当顶,岁月压弯了四十多年前曾经高大的身躯,但当年指挥几百号人开山炸石的豪情还依稀写在脸上,就是这样一位看似普通的老人被著名作家和谷写到了书上,连他的家人都不知道。我们拉开家常,老人的儿子说母亲去世三年了,兄妹几个人轮流照顾父亲,我听到老人当年工作时的场景和小说上写的基本吻合。

当提到作家和谷,老人的儿子告诉父亲就是和都蛮时,老人闭着的眼睛突然放出光芒,一字一句吃力地说:“为了他上大学我和人家吵过架,他走的时候我送给他一个蓝色帆布箱!”我为老人的记忆力而惊讶,四十多年前的往事就如同昨天发生。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临走的时候我用手机给老人照了两张照片,记下了他儿子的电话号码,祝福老人健康长寿!

回到家,我用微信简单介绍了刘指导员的情况,并把照片和他儿子的电话号码发给了和谷老师。三分钟后和谷老师发来微信:“谢你!推荐上大学是刘老力荐的,他送我一只当空勤时的蓝色帆布箱,没齿不忘。记下他儿子电话了,再回去看望刘老。”我回复说:“这里边很有故事,能写一篇《寻找刘指导员》的博文了,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让人感动!”几分钟后,和谷老师发来微信说已经和刘指导员的儿子微信上了。

我感叹:网络就像一座穿越时光的桥,瞬间连起了四十年的亲情、友情!

责任编辑:田易轩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铜川市人民政府网 陕西传媒网 铜川广播电视台
铜川日报传媒网:www.tcrbs.com 地址: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0919-3151312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80007 陕ICP备11002265号
 
Copyright©2016 铜川日报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