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tcrbcmw@163.com   谣言曝光台   电话:0919-3151312
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 » 正文

外卖送餐员火热背后潜藏安全隐患

摘要:在西安的大街小巷,无论早晚,几乎随时都能看到身穿制服、背着保温快递箱、骑着电动车送外卖的送餐员的身影。随着外卖用户、消费单量的急剧增长,让外卖行业迅速的发展。根据相关的数据统计,2015年中国餐饮外卖市场规模已经超过2300亿元,占了整体餐饮消费比例的7.4%。

送餐员的工作就是与时间赛跑

在西安的大街小巷,无论早晚,几乎随时都能看到身穿制服、背着保温快递箱、骑着电动车送外卖的送餐员的身影。随着外卖用户、消费单量的急剧增长,让外卖行业迅速的发展。根据相关的数据统计,2015年中国餐饮外卖市场规模已经超过2300亿元,占了整体餐饮消费比例的7.4%。

送餐平台的遍地开花,也为在城市谋生存的打工者们提供了大量的工作机会。一辆电动车、一部智能手机,就能轻松加入送餐行业的大军,但对于李红培来说,送餐生活也是一种危险和辛苦并行的体验。

虽然是兼职,但李红培也算是西安为数不多的女性送餐员。接单的时候,她一般从早上10点送餐到下午3点,休息一个小时之后,又持续送餐到下午7点。

因为要接送孩子放学,她的工作区域就仅限于未央区辛家庙周围。尽管写字楼、学校并不多,但辛家庙周围聚集了众多的居民住宅区,每天穿梭其中的,除了小区业主们,还有骑着摩托车送外卖的送餐员们。

根据相关的数据调查显示,截至今年7月份,美团外卖专职送餐人数突破6万人次。而“饿了么”平台也曾对外宣布,旗下的蜂鸟众包的兼职送餐员更是突破百万。互联网的迅猛发展,让投身于外卖行业的骑手越来越多,他们大多从农村来到城市,希望在不断扩大的外卖市场中,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

工作自由还能赚外快

李红培今年37岁,与众多来西安打工的家庭一样,为了给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她和丈夫从河南老家来到西安,租住在未央区辛家庙附近,做起了橱柜生意。

“一过夏天,装修的人少了,橱柜生意就相对冷清些,所以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家陪孩子,孩子只要一上学,我就闲着没事。”从9月份开始,李红培尝试加入了送餐行业。

在加入送餐大军之前,她一直听说,这份工作又自由还能赚不少外快。

“在网站上看到饿了么招骑手,我就打了电话想试试,结果很简单就面试过关了。”李红培说,起初想接触送餐行业,只是因为这份工作自由,不用按时坐班,不过上岗的前提还得有一辆摩托车,和一部智能手机。

准备好所有的装备之后,李红培从饿了么辛家庙站点领到一个外卖保温箱和一件蓝色的印有饿了么标志的送餐制服,简单熟悉了周围的每条线路和小区位置,便开始了自己的兼职生涯。

17日上午11时左右,正是上班族下班、学生下课放学的高峰期,李红培随时进入工作状态。

她穿着蓝色制服,按照手机里订单的路线,骑着摩托车赶到离家不远的餐厅门口,然而等待餐厅员工拿着餐盒走出来,确认订单、接过餐盒,转身又骑着车,带着装满食物的保温箱一起消失在人流之中。送餐行业要争分夺秒,这样的奔波,是李红培加入送餐行业以来,常有的工作状态。

西安市的外卖市场被不同区域的外卖平台分占,再分割到平台下各个站点。李红培所在的辛家庙站点,只是未央区众多外卖市场的其中一个小站点,大部分都是兼职员工。即便如此,李红培告诉记者,“尽管只是一个小站点,固定员工就有20个,兼职员工就更多了。”

从2010年来到西安开始,她和丈夫就坚定要留在大城市,然而尽管家里的生意收入还不错,李红培还是想自己有一份不太累的工作。几年间,她也做过许多其他的兼职,但在外卖市场日益火热的时候,她从朋友那听说送餐赚的还不少,也不用按点上班,便在网上应聘,成为了西安市李万千送餐骑手中的一员。

迷路是常有的事

一开始加入送餐行业,李红培首先面临的难题就是快速找到餐厅以及客户的地址。尽管在辛家庙住了三四年,但这附近众多的小区、巷道还有商场,内部结构就更为复杂,遇到一些新小区,手机定位根本搜不到。

李红培负责跑的区域,主要有辛家庙街道附近的矿山路、十里铺以及八府庄。因为这周围全是居民楼,最开始的几单生意,李红培经常在小区里就迷了路,根本找不到对应的楼号和楼层,她常常因为迷路而延误送餐,也遇到过直接退餐的情况。“这也没办法,退餐的损失也只得由我自己来承担。”李红培说。

“我是兼职,一单就赚六块五,车子是自己买的,没有车补没有底薪,出了差错还要全部自己承担,算下来其实也赚不了多少钱。”李红培坦言,如果是全职员工,不仅每个月多赚一千块钱,月底还有车补。

李红培告诉记者,送餐有时间限制,每次路上她都会非常的赶,生怕时间过了客人会投诉,那么她一天的单就算是白跑了。这样的结果直接导致了交通意外的频发。

“在我送餐的第三天,我就在路上撞到人了,不仅耽误得餐没送成,把伤者送医院花了一千多元的医疗费,也都是由我自己垫付的。”李红培告诉记者,在送餐行业干得最好的,一个月能拿到五六千块钱,如果客人给了好评,每个月还有额外的奖金,但对于她来说,每个月最多只能赚一两千块钱,如果再出点事故,赚的会更少。

与李红培一样,众多的送餐员都希望能靠着这样的“生意”,掘得他们在大城市的第一桶金,甚至他们还利用等餐的间隙,讨论着如果赚到钱了要如何去花。

与此同时,互联网点餐行业也在迅猛的发展,各大平台都使劲了浑身解数,2016年4月,饿了么获得阿里巴巴12.5亿美元融资,百度外卖也开始了新一轮融资。

怕投诉常和时间赛跑

“其实饿了么送餐,没有规定的工作时间,可以在自己有时间的时候再去抢单。”李红培告诉记者,最近由于天冷,她经常一两天都不抢一单。

与李红培不同的是,不少专职送餐员从早上10点钟就开始抢单,一直到下午五六点,只有多抢单才能多赚钱。

11月16日,因为太元路上一家黄焖鸡餐厅就餐顾客较多,而黄焖鸡的制作时间比较长,店内只有一个厨师,一位外卖小哥在店里等了大约20分钟才拿到餐,之后头也不回地赶紧骑车飞奔顾客家中。

对于送外卖的骑手来说,这样的经历几乎每天都有。“超时送达的话,就会打电话说你怎么这么慢之类的,有的甚至会骂我。”李红培的同事谢艺宣(化名)告诉记者。

谢艺宣也能理解这些责备,“下班时间也不多,赶着吃饭,如果没有送到,顾客有情绪也正常。”如果顾客因为超时退餐后,谢艺宣就只能自己买单。“一单我只能赚七块五,如果替顾客买单饭菜,一单最少也得二三十元,这可是赔本的买卖。”

据谢艺宣介绍,公司对送餐时间、单数什么的都有要求,如果达不到就会扣钱。当然还有很多扣钱的理由,比如开会迟到、寝室不整洁、出勤不够等等。其中最严重的就是“被投诉”。“服务行业的人,都是最怕被投诉。我们跟别人可能还不太一样。我们基本上是顾客投诉你一次,就扣个几百块钱,投诉两次,就直接走人了。”

谈到被顾客投诉的原因,他说最多的就是超时,非天气原因的超时一单扣50元。谢艺宣回忆道,自己的同事有因为不送上楼而被投诉走人的,有因为电话打不通而被投诉走人的,还有因为送到后餐品漏了被投诉的。

谁为骑手的安全买单?

李红培送餐区域大部分都是小区居民楼,因为楼层的错综复杂,有时候要打上四五个电话,才能把餐品送到顾客手中。“一个月下来,电话费就得花上二三百元,这笔费用公司不给报销。”李红培告诉记者,害怕被投诉是一方面,对于送餐员来说,送餐过程也面临着诸多风险。

事实上,出车祸已经成了骑手们的家常便饭,特别是雨雪天气。前段时间,李红培就有同事在送餐过程中,离开摩托车才不到五分钟,再回来的时候,车子、餐品连同车里的衣服一同被小偷偷走了。订单无法及时送达,还给客户进行了赔偿,之后再重新买摩托车、办理证件,基本上一个月的活都白干了。

除了担心车辆被盗,交通事故在送餐员当中更为普遍,“因为要赶时间,车速飞快,一不留神就会出车祸。”李红培说,在她加入饿了么之前,在辛家庙站点的一个女孩,就是因为出了车祸,摔伤了腿,辞职不干了。

因为是兼职员工,公司并没有给他们缴纳意外保险费用,“正式员工其实也没有,只缴纳了医疗保险,但医疗保险又有很多限制,达到一定的限额以上才可以报销固定的比例。”李红培告诉记者。

“干我们这行的,可以说时间就是金钱啊!我们会为了抢时间去钻个小空子,骑电动车也不用管那么多交通规则,说实话,逆行、闯红灯什么的是常有的事。”谢艺宣告诉记者。

“有一次,我把一辆车子的车灯撞坏了,那司机下来想打我,我从地上爬起来赶紧跟他道歉。雪天摔得不疼,当时感觉没什么大事,一心想着别让我赔钱就行,可送完餐后才觉得胳膊疼得厉害。”他说,后来去医院检查发现是软组织挫伤,花了好几百块钱医疗费才治好。

李红培并不打算长久干下去,“时间的确自由,但每次工作都太紧张,万一出事故了得不偿失,干完这个月,我就打算辞职了。”说完,她载着蓝色的餐品保温箱,消失在人流中。(三秦都市报记者 李梦倩)

责任编辑:张明强

(原标题:外卖送餐员火热背后潜藏安全隐患)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留言反馈| 我要投稿
Copyright©2016 铜川日报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铜川日报传媒网:www.tcrbs.com 地址: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0919-3151312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61120180007 陕ICP备11002265号-1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